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盛唐日月_ 第二十四章  迷雾重重 (上)-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9: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酒徒小说盛唐日月 第二十四章  迷雾重重 (上)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张用昭,你敢!”显然没想到张潜居然如此不给祖师爷面子,那中年道士气得脸色青黑,质问的话脱口而出。

    张潜也不接他的茬儿,只管跳上了马车,催促张贵赶紧驱车回家。仿佛再多看此人一眼,就会被讹诈几百吊钱一般。

    “张用昭,你要欺师灭祖么?”那中年道士骆怀祖大急,拔腿追了几步,一把拉住车厢门,“见了矩子令,居然不肯相认!”

    车厢门承受不住他的臂力,被扯得四敞大开。一根寸半粗细,四尺多长,光溜溜的青铜长管儿,立刻从车厢内探了出来,正好对准他的胸膛。

    手握铜管后端木柄的张潜仍旧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中年道士,目光又冷又硬,不带任何商量的余地。

    “你……”那中年道士骆怀组不认识青铜管儿是什么奇门兵器,却本能感觉到了危险,刹那间,寒毛倒竖,果断松开了拉住车门的手指。

    “砰!”张潜放下青铜管,抬手关好车门,从始至终,没跟那中年道士说一句废话。

    不是他曾李鬼见了李奎心虚,而是对方自打亮出了来意的那一刻起,就不值得他再浪费口舌。

    甭说他这个秦墨大师兄,是个冒牌货,即便是真货,作为一个曾经在二十一世纪,每天至少接到五个以上诈骗电话的人,他也不可能看到一根秤杆儿,就相信别人说的所有话都是事实。

    更何况,中年道士拿出秤杆之时,还摆出了一幅高高在上模样!他张潜如今的日子过得虽然不算完美,却也优哉游哉,何必没事干非给自己找个爹?

    “张庄主,张师侄,我不是骗子,我真的是当代矩子!”正冷笑着摇头之际,那中年道士,却又迈动双腿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地解释。无论态度,还是话语,都比先前低调了许多。

    念在他先前曾经帮助自己打退了王毛仲的份上,这次,张潜没有再拿铜管子对着他。然而,却依旧不愿接他的茬儿,全当外边是蛐蛐叫。

    秦墨弟子,根本就是张潜那天灵机一动编造出来的。事实上,连墨家入秦之后,到底存在了多久,传承了几代,他都不知道。

    即便他歪打正着编对了,秦墨的确传承了下来。从秦朝灭亡,到大唐神龙三年,中间隔着九百一十四年。连九百年前同一个祖先的宗亲,都不能算一家人。九百年前一个祖师的墨者,怎么还可能算同门?!

    “张师侄,张师侄,这是矩子令,肯定是真的,你可以拿去检验。”土路上坑多,马车不可能走得太快。那道士体力也好,竟然始终没有被落下。一边追,一边将秤杆儿抽出来,双手捧过了头顶。

    张潜心里觉得好奇,隔着镶嵌在窗格中央的琉璃,迅速朝矩子令上扫了一眼。顿时,哑然失笑。

    不仅仅是看起来像秤杆,那所谓的矩子令,原本就是一根秤杆。并且还专门簪出了计量刻度,以及象征着公平买卖的三排金星儿。

    “虽然弯了,却不会坏掉!”虽然隔着车门,听不见张潜的笑声。那中年道士的目光却能透过镶嵌在窗格中央处的琉璃,看到他的笑容。顿时,就涨红了脸,迫不及待地解释。“此物乃是天上的玄铁打造,极为柔韧,绝非寻常人可以仿制。你既然为秦墨大师兄入世,在师门里,肯定听说过矩子令的神异!”

    ‘玄铁?’张潜听了,顿时觉得心痒,目光再度透过镶嵌在窗格中央处的琉璃,落于秤杆儿之上。

    玄铁这东西,在武侠小说中,可是大大有名。虽然二十一世纪,武侠小说已经退潮。但是金庸老爷子的系列作品,却被一拍再拍。

    所以,密度深不可测的玄铁重剑,被海沙帮煅烧了三天三夜,夹在里边的九阴真经却没烧糊的超级隔热屠龙刀,锐利堪比激光的倚天剑,还有能像面条一样随便拉长却始终不会断裂的玄铁镣铐,张潜都早已耳熟能详。

    但二十一世纪哪怕是再擅长制造假货的商贩,都没本事将具备“玄铁”特性的金属给发明出来。更甭提造成刀剑模样,在网上贩卖。

    所以,听闻矩子令乃是玄铁打造,张潜顿时有些按捺不住心中好奇。然而,仔细看了两眼之后,他就再一次哑然失笑。

    狗屁玄铁!非但被王毛仲的葫芦锤儿给砸弯了。秤杆儿中央跟曾经跟金锤发生碰撞的位置,还被砸出了许多坑坑洼洼。很明显,这所谓的玄铁,只是柔韧性相对好一些的金属棒,或者某种不小心冶炼出来的合金棒,与“玄”字,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烤热后,用锤子敲一敲,敲一敲就好。”中年道士再度被他笑得面红耳赤,哑着嗓子高声强调,“寻常铁棍或者铜棍,这么砸早就折了。师门的矩子令,却从没折断过。从祖师爷当年,一直传承到现在。”

    ‘那是你们从没将它用大锤反复砸!’张潜肚子里嘀咕了一句,索性闭上了眼睛。

    如果光求一个柔韧性,在二十一世纪,铝,铜合金,甚至某些低碳钢,都能达到令人咋舌的地步。中年道士手中的玄铁,跟上述金属制品比起来,毫无玄妙之处。

    然而,转念想想,墨子所处的时代,还是青铜时代末期,铁制兵器刚刚诞生没几天。张潜心里就有了一丝明悟。

    所谓玄铁,恐怕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铁陨石。因为纯度高,含碳量低,本身柔韧度就相当可观。而墨子所处时代,冶炼金属用的还是木炭,炉温很难升得太高。所以,铁陨石阴差阳错之下,就被匠人们炼成了某种低碳钢。当然柔韧性远非普通铁剑能比,而硬度又远超过了青铜!

    “师侄,师侄,你把马车停下来。你听我说!我找你没任何恶意,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先把矩子令拿过去,亲自检验!”车窗外,中年道士的声音继续传来,语气和姿态,放得更低。

    张潜懒得睁眼,对中年道士的话,也摆出了一幅充耳不闻的姿态。

    不是他性情倨傲,而是矩子令这东西,他只是在网络小说中看过。现实世界中,甭说此物长啥模样,就连听,都没听人说起过。

    中年道士让他去检查矩子令的真伪,不是拿假验钞机验比特币么?谁真,谁假,他怎么可能验得出来?

    更何况,即那矩子令是真的,他也不想跟中年道士,扯上什么瓜葛。

    首先,他日子过得好好的,不需要有个师伯骑在自己头上发号施令。其次,中年道士来历和来意都不分明,张潜也不想给自己招灾惹祸!

    “师侄,师侄,你不会不认识矩子令吧?”

    “师侄,你们秦墨难道,连祖师都不认了么?”

    “师侄,你不认识我这个师伯没关系,但矩子令是咱们墨家的象征……”

    “师侄,我今天来找你,真的没恶意,也没想过难为你。咱们墨家如今日渐式微,需要有人接过矩子令,重振门楣……”(开新书不易,求收藏)

    ……

    中年道士的话,越说越软,越说,越缺乏底气。

    张潜被吵得不胜其烦,顿时有些后悔,自己为啥不利用朝廷拨给的专款,雇佣七八个亲随和侍卫贴身伺候了。

    虽然真正遇到危险之时,亲随和侍卫们肯定不管用。但是,在平日出行,这些人至少能帮自己避免许多骚扰。尤其是,遇到像中年倒是这种,非要死乞白赖认同门的家伙,也可以直接按住丢到路边上,免得其像苍蝇一般纠缠个没完没了。

    正烦不胜烦之际,车厢后,忽然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王毛仲的嘲笑声,也迅速伴着马蹄声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牛鼻子,你贱不贱呐?人家根本不想认你这个同门,你却非死乞白赖往上贴?!”

    “你!”中年道士追马车累得气喘吁吁,没力气再战,只能回过头,对着王毛仲怒目而视。

    那王毛仲对道士的愤怒,视而不见。继续策马追了几步,与车厢并排而行,“张少监,用我帮忙把这来历不清的道士赶走么?只要你点个头,王某乐意代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