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泥黎王妃乱凡世_ 第六十章 凤返巢:再遇叶家酒楼-笔趣阁

时间:2021-04-07 15:2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郭瞎儿小说泥黎王妃乱凡世 第六十章 凤返巢:再遇叶家酒楼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二天一大早雪轻歌便被叫起来。

    上马车前,狱七直接带了三个侍女打扮模样的人过来给雪轻歌三人一人分配了一个。

    感受着身后不断传来的冷气,雪轻歌估摸着她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完全不用担忧被热到这个问题。

    面若冰霜的舞便是最好的制冷器了。

    相对于雪轻歌身边面若冰霜的舞,雪轻铮身边却是笑得满脸开花的姣。

    扶额,雪轻歌只想评价一句凤皓君的人都很有特色。

    而跟在雪轻梅身边的侍女就比较正常了。

    只是雪轻歌见那侍女的模样,大概不是凤皓君的人。

    约莫只是平常人家招进来的罢了。

    得意地看着雪轻歌,雪轻梅心里暗暗开心。

    看舞对雪轻歌面若冰霜的模样,雪轻梅便能猜到,凤皓君根本不喜欢雪轻歌。

    雪轻歌若是知晓了雪轻梅的想法,她估计得指着雪轻梅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开口:“让你脑子里莫要一天到晚就知道男人。”

    破天荒的,凤皓君竟然没有阻止雪轻铮爬上雪轻歌的马车。

    小心翼翼地坐在雪轻歌对面,雪轻铮还是有些惧怕雪轻歌。

    虽然雪轻歌面上给人的感觉很容易亲近。

    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惧怕雪轻歌。

    不理会雪轻铮,雪轻歌靠在马车边沿上,似乎是睡着了,又似乎是在思考。

    几次想开口,却又都没有说出口,雪轻铮张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说。

    “想说什么就说。”

    红唇微动,雪轻歌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张张嘴,雪轻铮却到最后也未说,只是默默地摇摇头。

    雪轻铮不说,雪轻歌便也不再问。

    他想说了自然会说,既然还不想说,她问了也多大意义。

    马车摇摇晃晃的启程。

    闭着眼睛,雪轻歌眉头久久不能舒展。

    也不知道现在镜如怎么样了。

    虽说都有交代过叶桐。

    但若真的同她想的般,叶桐定然是无法解决。

    到时候具体情况连她也得好好研究一番。

    雪轻歌只希望不是这般最糟糕的情况出现。这样想着,雪轻歌又突然想到了叶梦珏。

    听说那个小家伙在经商方面的天赋也挺不错。

    而且据说小家伙完全没有恃宠而骄的情况。

    这才是最令雪轻歌舒心的一点。

    接下来的小半月,雪轻歌基本上都是在马车上度过。

    有些疲惫,若是她一人的话,速度定然不会这么慢,且她不喜欢坐在马车里。

    揉揉有些发胀的额头,雪轻歌扶着车沿下车。

    表情有些蔫。

    这些时日她的精神状态实在不好。

    一是因为长途跋涉,一直坐在马车里也不好受。

    二是镜如的情况至今为止还没有好转。

    她没想到,那些人竟然如此厉害。

    精神控制加扰乱。

    她现在不能专心引导镜如的思想,只能间接性的对镜如做引导。

    这样就造成了雪轻歌精神大幅度消耗,这小半月来根本就没有好好休息过。

    精神状态又怎么会好?

    “姐姐近日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笑嘻嘻地看着雪轻歌有些苍白的脸,雪轻梅眼里流露着得意。

    或许是后来适应了马车上颠簸的日子,雪轻梅的精神状态还不错。

    在雨晴的搀扶下站稳,雪轻歌连眼神都不想给雪轻梅。

    她不是高冷,只是懒。

    如今精神消耗又大,哪里还有精力理会雪轻梅?

    雪轻歌的想法却不能传递给雪轻梅。

    见雪轻歌不理会自己,雪轻梅只当她是不知该说什么。

    还想说什么,眼神却瞟到雪轻歌身后凤皓君正要过来。

    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扶着雪轻歌的手。

    “你……?”

    啊!

    正想说话,便听雪轻梅惊呼一声,随即凄惨的倒在地上。

    愕然。

    “啊!凤王?姐姐她不是故意的,是轻梅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

    冷汗。

    这是为她求情的态度?

    会不会太明显?

    雪轻歌不用回头,便知道凤皓君已经在自己身后。

    一个眼神给舞飘过去,舞便心领神会地上前扶起雪轻梅。

    “有没有受伤?”

    磁性的声音在雪轻梅耳边响起,瞬间让雪轻梅只觉得自己仿佛要上天。

    心里摇摇头,雪轻歌只想说雪轻梅还是太年轻。

    “妾身,妾身,脚好像扭到了。”

    哭丧着脸,雪轻梅就着舞的手站起来,摇摇欲坠的模样。

    “舞,先送郡主去休息。”

    看了看不远处偌大的叶字,凤皓君淡淡地开口。

    虽然凤皓君语气并没有多大的起伏,在雪轻梅听来却是对自己莫大的关心!

    娇羞地看了一眼凤皓君,雪轻歌这才依依不舍地跟着舞往那家些着大大的叶字的酒楼走去。

    除了这个城镇就不再是雪国的地盘了。

    为了之后长远的路途,他们会在这里停留几日。

    两国交界处一向不太平,这个时候叶家的能力就很凸显了。

    其他酒楼基本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

    可唯独这家门前写着大大的叶字的酒楼,每日都是安然无恙。

    或许是因为叶家酒楼里和平的缘由,本在乱世的酒楼却如同坐落在繁华帝都里般。

    每天人来人往,不管是达官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愿意到叶家酒楼一聚!

    “公主殿下可是不习惯这般长途跋涉?”

    待舞带着雪轻梅离去后,凤皓君刚毅的脸上扬起一丝关心。

    苍白着脸,虽然凤皓君是敌人,但雪轻歌还是要诚实的表示,那张妖冶的脸更适合眼前这个家伙。

    眼里带着些许笑容的凤皓君此时还完全不知,自己在雪轻歌眼里就是一个同雪天丰同流合污的敌人!

    “有劳皓王担忧了,轻歌无碍。”

    苍白地勾起一丝微笑,雪轻歌轻轻地开口。

    眼神微眯,凤皓君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雪轻歌的异常太过明显,可惜他没有查出来一丝不对劲。

    闪过一丝不满,凤皓君一挥衣袖便大步流星朝着叶家酒楼走去。

    只剩下雪轻铮拉着雪轻歌的衣袖,同一言不发的苏啸留在原地。

    侍卫早已麻利地将马车驶到叶家酒楼开发出来专门停马车的地方去。

    “苏将军。”

    朝着苏啸点点头,雪轻歌便也往着叶家酒楼走去。

    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越来越多。

    走进叶家酒楼。

    同帝都的酒楼不同。

    这个叶家酒楼给人的感觉就是刚毅。

    或许是环境的原因。

    黑色的木头将酒楼气氛衬得有些严肃。

    虽说来来往往的人都明白叶家酒楼基本不好有人闹事。

    只是大家也都清楚,在这个城镇里,哪里又有什么真正的和平?

    “嘿,客官几位啊?”

    稍微在凤皓君身后进来,酒楼掌柜却突然上前拦在雪轻歌面前问到。

    这是什么情况?

    抬眼看了看刚好走到二楼楼梯转角处的人影,雪轻歌额头冒出几根黑线。

    苏啸也有些愕然,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将雪轻歌护到身后:“就我们几位,上等房。”

    这便是这家叶家酒楼同帝都里那家酒楼最大的不同了。

    帝都那家酒楼没有任何房间对外借宿,但是这家酒楼却专门配有房间。

    且价格也只是比其他客栈价格稍微高一点点而已!

    但那只是普通房的价格。

    苏啸口中说的上等房便很贵了。

    且有钱还不一定能订到。

    上等房,除了房间会好一些,最吸引人的是,普通房的戒备同上等房比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

    有钱有权的人自然都更加愿意住在上等房了。

    毕竟没有什么是比自己的人生安全更重要的。

    “客官,请问您是?”

    试探性的开口,掌柜也不敢随意得罪人。

    雪轻歌虽然脸色苍白,却也能看出气质不凡。

    苏啸更是满脸正色,浑身散发着不平凡的气息。

    最小的雪轻铮虽然有些怯生生的拉着雪轻歌的衣袖。

    但从他那模样来看,也都不是什么一般人。

    叶家酒楼一直秉承着和平为主,掌柜也从不轻易得罪人。

    “苏啸。”

    沉声开口,苏啸的脸色有些难看。

    叶家,他不是没了解过。

    只是这酒楼里的真的这么高级?

    掌柜也是个精明人,听苏啸这般开口,便也跟着打马大哈:“哈哈,原来是苏将军啊。”

    他虽说没见过苏啸,却也听说过他的丰功伟绩。

    况且雪天丰派遣苏啸护送公主和皇子这般大事件,他自然也有收到消息。

    只是天凤朝并未同雪国相连,没有人知晓凤皓君究竟要从哪里出雪国。

    想到这里,掌柜又有这莫名。

    方才上楼去的不就是凤皓君?

    他们是一起的才对啊?

    不过莫名归莫名,掌柜还是很麻利的为三人开了三间房间,并找来小二带领三个一起去。

    躺在床上,深深的倦意袭来。

    半眯着眼睛,雪轻歌整个人都处于半迷糊的状态。

    疲惫地挥挥手让雨晴出去,雪轻歌这才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扣扣。

    正要入睡,却被一阵吵杂声叫醒。

    完全不想睁开眼睛。

    她实在太困了。

    “主子?”

    正当雪轻歌眼看就要入睡。

    磁性的声音将她从迷糊的睡梦中唤醒。

    眉头微皱,雪轻歌抬眼,正好看见叶桐有些焦急的脸庞:“出什么事了?”

    她刚刚准备休息便来打扰她,定然是也有事的。

    “镜如身体上的伤已经完全不受影响了,只是精神还是很恍惚。”

    精神有些恍惚。

    雪轻歌皱眉,虽然早已猜测到现今这个情况,但真的又来提醒自己一次,雪轻歌还是不由得皱眉。

    距离上次见着镜如已经是三天以前了,整整三天了,镜如的状况还没有好转。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