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大明孤忠李定国_ 上部 风云际会 五十二 曹操诈败引官军 定国暗箭赚张令-笔趣阁

时间:2021-03-31 15: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了箜小说大明孤忠李定国 上部 风云际会 五十二 曹操诈败引官军 定国暗箭赚张令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中军的引领下,定国及五十名亲兵被安排住进了罗汝才中军帐附近一座稍小的营帐内。

    合衣躺在榻上,定国在心中反复预演着待会儿可能发生的情况,一时间竟是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

    待至清晨,旭日从天边缓缓升起,阳光遍洒大地,就连营帐的帐顶都被照成了一片金黄。竹菌坪的守寨官军揉搓着惺忪的睡眼忽然发现,今日前来叫阵的义军由西营变成了曹营,所部士卒皆衣着褴褛,队形散漫,完全不似昨日西营那般严整。

    得到禀报,张令亲自登上寨墙观看,只见曹营义军正三五成群地聚在寨外,心不在焉地嚷嚷叫骂着。

    “嘿,天助我也!献贼见昨日百般辱骂,本镇皆不为所动,今日居然将叫阵的换成了罗贼的这群老弱病残!偏偏本镇今日就要出兵,打他个措手不及!”说到这里,张令忍不住大笑一声,雪白的胡须也跟着有节奏地颤动起来。

    左右诸将早就急不可耐了,当即纷纷请战,谁知张令却是摆了摆手,泰然自若地说道:“不着急!时候还未到,让全体将士继续固守本寨,没有本镇军令,一律不许出战!”

    说罢,张令径直转身回帐,小憩去了,在场诸将面面相觑,不知这总镇大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议论了半天也没论出个所以然,只得各自散去。

    且说曹营将士,在寨下叫喊了半天,已是口干舌燥,却见官军毫不理会,当即弃了刀枪,纷纷躲到树荫之下,坐在地上乘凉起来,不少人更是将坐骑的马鞍都给卸了,任凭马儿在附近随意吃草。

    一名官军将领站在寨墙之上,望着下面嬉戏打闹的曹营将士,忍不住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寨垛上,愤恨地说道:“这班流寇也太肆无忌惮了!一点儿也不把咱们官军放在眼里!”

    “不知令帅到底怎么想的,真是窝囊!这到底打得是什么鸟战?”另一名将领也跟着在旁边附和了一句。

    尽管军中已然怨声载道,但张令却是充耳不闻,一觉竟睡到了中午时分。

    等张令睡醒,再次来到寨墙上观望时,碰巧赶上义军饭点,伙夫将午饭送了过来,那些在寨下叫骂的曹营将士早就饿坏了,当即一拥而上争抢食物,然后东一堆,西一团地聚在一起,狼吞虎咽地吃起饭来,这吵吵闹闹的架势,犹如市井百姓赶集一般,哪还有一点儿像在打战的模样。

    见此情形,张令回头瞧了眼身旁诸将,哈哈大笑道:“好啊!就是此时了!诸位,可愿随本镇出寨,杀敌立功?”

    诸将在营中憋了两天,听说终于要出战了,当即精神振奋,纷纷欢呼雀跃起来。

    张令又询问中军道:秦帅的白杆兵到何处了?”

    中军赶忙上前一步,禀报道:“回令帅,石砫兵前锋两千人马距此仅有二十余里了!”

    张令听罢,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不愧是婆娘带的兵,真他娘的慢!”

    “令帅的意思,还要再等白杆兵?”身旁一个将领问道。

    张令轻哼一声,傲慢地说道:“不用等了!罗贼不堪一击,这首功就让给咱们自己弟兄吧!”

    诸将听罢皆是哈哈大笑,随即齐声高喊道:“令帅英明!”

    为了防止秦良玉赶来争抢胜利果实,张令迅速传达军令,以一千人留守大营,其余三千将士由他亲自率领,出寨作战。

    伴随着隆隆的鼓声响起,官军大营中呐喊声震天,随即只见寨门大开,张令带着三千人马,从寨中鱼贯而出。

    “官军来了!”一名负责戒备的曹营士卒见状连忙扯起嗓子,高声示警道。

    没等他喊上第二声,官军骑兵已杀至眼前,一刀将其砍翻在地。

    面对突然来袭的官军,还在吃饭的曹营将士有些措手不及,还未来得及整好队形,便与官军混战在了一起。

    在张令凌厉的攻势下,曹营将士渐渐不支,狼狈向后退去,一连退出三里地,方才与赶来接应的曹营主力合兵一处,重新占据有利地形,稳住了阵脚。

    远远望见山头上曹操的大纛,张令喜出望外,回头对着身后官军将士大吼道:“诸位弟兄!有生擒罗贼者,赏银百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官军受此激励,个个奋勇,人人争先,像不要命似的朝山头上冲杀过来。

    见官军势不可挡,罗汝才连忙下令弓弩手居高临下,对着进攻的官军猛烈放箭,冲在最前面的官军骑兵相继落马,张令虽也身中数箭,但由于他身穿重甲,头戴铜盔,就连战马身上也披着铁甲,因此竟是毫发无损。

    连续几次进攻皆没能攻下山头,张令于是驻马观察了一眼四周的地形,当即下令全军立刻抢占对面的一个小山头。

    官军将士在盾牌的掩护下,冒着对面山头射来的箭雨拼死登上山顶。随着张令一声令下,官军也开始向对面放起箭来,双方隔着山头互射,不时有人中箭倒地,但很快就又有人上前,填补上了缺口。

    张令号称神弩将,一弓在手,一百五十步内几乎百发百中,加上其一百多名家丁也各个箭术高明,曹营义军在对射中逐渐落入下风,被官军所压制,中箭倒地者不计其数,几乎只要一露头,就会被官军射杀。

    官军箭矢如蝗,到处是躺在地上,中箭受伤的义军将士们的哀嚎声,罗汝才有些抵挡不住,不得不弃了山头,再次向后逃去。

    “随本镇追上去!莫放跑了罗汝才!”见罗汝才逃跑,张令急忙催促兵马继续追击。

    “令帅,所谓穷寇勿追!激战至今,献贼的西营兵马始终未曾看见,末将担心其中必有缘故!”一名将领在他身后大喊了一声。

    没想到张令已经杀红了眼,不屑一顾地说道:“区区献贼算个鸟!若是敢来,本镇正好连他一块收拾了!省得以后还要单独去找!”

    罗汝才在张令的穷追猛打下,又往后退了三里,进入一座事先搭建好的营寨之中。

    不消片刻工夫,张令也率军赶到了,见对面寨墙上曹营义军旗帜整齐,戒备森严,与刚才竹菌坪大营外曹营士卒的模样截然不同,又始终不见张献忠西营的人马出现,张令终于从狂热中恢复了理智,为求稳妥,他当即下令道:“全军停止前进!就地戒备!”

    一路狂奔至此,罗汝才喘着粗气,靠在寨垛之上往下观望,见官军停止了攻势,于是扭头对着身旁的定国吩咐道:“宁宇贤侄,蛇已出洞,此番该轮你出场了!”

    定国冲着罗汝才把头一点,在战甲外披上一件猩红锦缎战袍,然后快步走下寨墙,翻身上了“二斗金”,吩咐打开寨门,拍马直往官军阵营方向走去。

    一直走到距离敌阵不到半里的地方,定国方才勒马停住,右手高高举起马鞭,朝着官军阵营的方向大声喊道:“张令老将军何在?请张老将军到阵前说话!”

    张令驻马于军前,正打算收兵回营,突然看见义军寨门大开,从里面走出一位长相清秀,骑着枣红战马的俊朗青年,心中正在纳闷,突然听到对方点名要见自己,张令心中不禁暗自猜想道,莫不是罗汝才连连败退,抵挡不住,想要举旗投降了?

    正当张令琢磨不定的时候,定国又一次高喊道:“神弩将张令老将军何在?在下有要事相告!”

    见定国不过孤身一人,张令自忖还能怕了这个娃娃不成?当即不再犹豫,一夹马肚,缓缓出阵,往定国的方向而来。

    “主人!小心贼兵有诈!”家丁中有人大声提醒了一句。

    张令听后并没有停下,只是稍稍扬起右手握着的马鞭,用鼻孔冷笑一声,不以为然地说道:“不打紧,一个毛头小子能奈我何?本镇去去便回。”

    定国见张令出列,亦面带微笑,缓辔来迎,两人在相距不到百步的地方,同时勒马停住。

    张令仗着自己身经百战,又有重甲护体,当即望向定国,趾高气扬地问道:“娃娃,你求见本镇所为何事?”

    定国在马上向着张令作了个揖,恭恭敬敬地说道:“在下常听人说起神弩将张老将军的威名,今日有得见,实乃平生幸事!”

    “奉承话就别说了,本镇懒得听!你便说是否是你们曹营经不住打,派来乞降的?”张令得意洋洋地轻捋着自己白花花的胡子。

    定国不慌不忙地搭着话,一只手却悄悄地摸向挂在马鞍上的短弩,并用眼角的余光看准了张令咽喉的位置。

    张令并没有察觉出定国的异样,轻轻抚摸着自己雪白的胡子,一脸威严地说道:“废话少说,尔等祸乱天下,抗拒天兵,罪在不赦!然本镇见汝年幼,想必只是误入歧途,今日若肯归降,本镇可免汝一死,留军前效用,以赎前罪!”

    谁知定国听后,突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在下听闻老将军善射,今日班门弄斧,敬老将军一箭,望乞笑纳!”

    张令毕竟年纪大了,耳朵不太灵光,定国说的话一时听得不太清楚,刚等他回过味来,却见定国已然迅速抓起挂在马鞍上的短弩,须臾片刻间,箭已离弦,正中张令咽喉,张令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径直跌落下马,轰然倒地。

    “主人!”众家丁见张令中箭落马,一齐上前抢救,另有几十人几乎同时举起弓弩,向着定国放箭。

    定国上前一步,确认张令已死,这才迅速调转马头,闪身躲过来箭,而后一手紧抓缰绳,一手举起短弩,向着冲在最前面的三名家丁“嗖嗖嗖”回了三箭,三人相继应声落马。

    就在张令中箭的同时,定国带来的五十名西营亲兵,也从寨门内如风驰电掣般冲了出来,转眼便与定国汇合在了一起。

    “弟兄们,张令已死,随我杀敌!”定国将披在外头的猩红战袍往空中一抛,露出里面的战甲,然后伸手接过亲兵扔过来的梅花枪,重新勒马回头,领着众将士向官军方向杀去。

    就在这时,义军营寨中一声号炮,战鼓声隆隆响起,原来是曹操罗汝才见计划成功,唯恐定国有失,不好向张献忠交代,于是亲率大军冲杀了出来。

    几乎就在同时,埋伏在深谷密林中的张献忠,听见号炮和战鼓声,也带着西营人马从左右两侧呐喊杀出。

    一时间,到处是刀光剑影,马蹄奔腾,在义军的猛烈攻势下,张令的家丁渐渐抵挡不住,不得不抛下主人的尸体,跟随溃散的官军,各自逃命去了。

    刚才张令耀武扬威的战场上,瞬间成为了义军一面倒追杀官军的修罗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