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七玉道尊_ 第十一章 波澜又起,命案藏隐忧-笔趣阁

时间:2021-03-18 13: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柳黎小说七玉道尊 第十一章 波澜又起,命案藏隐忧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帐暖,夕阳西下。

    眼瞅着潘夙回府的时刻近在眉睫,随同的小族子弟不免焦急,几人推搡再三,终是推出一人。

    王晖整了衣冠,深吸几口气,轻履步至厢房门前,侧耳听了几息:金风玉露楼墙楼一体,无论是防护性还是隔音效果,皆是上佳,根本听不到什么。

    “咚咚咚,”轻扣潘夙包厢房门,“潘少,潘少,时辰不早了,您看?”

    连喊几声,房内却迟迟无有回应,这下子,一票众人才隐隐察觉不妙,互相对视一眼,抬掌狠拍房门,却仍是始终不见动静。此处的异常、连尤娘都惊动了过来,潘家护卫已是顾不上其他,真气喷涌、合力破开房门。

    偌大的花楼厢房内,金碧琉璃、装饰得花团锦簇,众人却无暇关注,只因,此时此刻、映入在站众人眼帘的赫然是——

    潘夙赤身仰躺在地,胸骨碎裂而亡!

    进来伺候的女子也毙命倒地。

    暗杀!明目张胆地暗杀!

    自真宗遭受行刺后,南宋迁都至今五十余年的杭州京城,竟然又现暗杀之举!

    死的还偏偏是韩国公潘家幼子!

    一时之间,满堂哗然!花楼上下,草木皆惊。

    有多谋深思者,急欲归府寻人商议;有胆小怕事者,慌忙想要脱身;有身份贵重者,按兵不动——偌大的金风玉露楼,里面的想出去,外面的想进来,管事的想控制现场,无关的想匆忙脱身:怎一个乱字了得!

    花楼命案,瞬时惊动全城,刑部、六扇门、城卫军,近乎同时赶至。

    “见过诸位大人!”花楼四周自有军卫封锁一应出口,唯恐凶手还混迹在楼中。

    “常大人、萧大人,请。”童盛作为此次案件的负责人,同刑部左尚书、鹰扬卫长一并进入案发现场。

    “请。”

    若是一般凶案,自是由刑部干事勘察,若是涉及武林人士,当由六扇门捕头出手,偏生潘夙身无官职,又在京城之中、密室之内被刺杀,怎能不引起各方重视?

    早有已到的刑部老手和谋事捕头,将整个案发现场勘查一遍,侍立一旁,等己方上官问话。

    “说说吧,”童盛为人虽低调客气,该出声时也绝不含糊。

    “是,”出列的是一位谋事捕头,先朝刑部干事点头致意,方才开口:“据几位陪同者的口供,遇害人潘夙是独自一人进入的房间;我等也从花楼管事处确定,在遇害人进入房间之前,已知的进入房间者就是另一位遇害人,即这位不会任何武功的念奴姑娘。”

    “验尸结果显示,念奴姑娘是被人捏碎颈椎,而潘夙则是被一道大力雄浑掌力生生毙命。”

    “该房间正是念奴姑娘的包房,整个房间自内封锁,除了潘家家仆破门而入造成的破坏,唯独窗沿上留下了疑似高手离开时的痕迹。”

    “有鉴于此,卑职同刑部干事推测,该是有人在念奴姑娘之后、潘夙之前,进入房间,制住念奴,隐身一旁,待潘夙入室锁门后,出其不意、自身后一掌将其毙命。之后打开窗户逃离此地。”

    “你肯定凶手不是破窗而入,而是提前进入?”

    “是。”

    “这么说来,凶手当是提前知晓潘夙会于今日前来、有明确的行凶目的?”

    “是。”

    “潘夙何时决定于今日往来花楼?”

    “卑职分别询问潘家家仆、潘夙好友、花楼掌柜,遇害人乃是三日前决定于今日前来花楼……聚会的。”

    “对凶手可有估测?”稍稍沉吟,童盛接着问,倒不曾再去勘察一番,显然是信任自身下属。

    “是,关于凶手,卑职等人有三点猜想:其一,身法高明、来去无踪,从窗离去,尚有时间关窗,当能滞留于空中;其二,炼体有成、内力雄浑、掌法高超,卑职和曹干事验尸后发觉,凶手根本不曾显露任何内家真气或功法的痕迹,纯粹是用强横的肉身力量,击毙遇害人;其三,凶手耳目众多,准确获知遇害人今日会前来此地,有冷静的判断和周密的计划。”

    “直接说!你们猜测的凶手是谁?”看了潘夙尸身一眼的童盛直接问道。

    “若风家的……风伊公子,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则与关于凶手的推测……大致相符。”司马德尚乃是司马家之后,在童盛手下时日不短,自然清楚上官为人,一边留着汗,一边敞开了说出推测。

    “童大人怎么看?”常磊身为刑部左尚书,入职刑部二十余载,断案无数,单单听得六扇门捕头之言,已明了案情经过。

    “贼人凶戾,行凶目的明确,此案……是个大案了啊。”童盛似感叹地说,“能知晓潘夙今日行踪的,潘家不说、花楼自有圣上排查,那就只剩下这几家子弟有可能泄露了……”

    “莫非因为嫌犯是童神捕的贤侄,才顾左右而言他?”上了花楼始终不发一言的萧敖突兀道。

    老实人般笑笑,童盛低声道:“仅仅为了昔日之事?圣上已下旨赐婚,潘家也惩戒了自家后辈,莫说风伊就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睚眦必报之人,就算他有这种想法,你以为风家会有人给他传递消息、助他行凶?”

    “本官虽无明确证据,也认为此案不会如此简单,风伊为凶手的可能极低,但必然是有牵扯,还需慢慢排查。”常磊哪里不知道萧敖是因为风家不同意萧家的联姻而不快,但秉持圣意的常磊,自然要维持当下京城的安稳。

    “在下只是奉命维持场面,无权分析案情,当然是听两位的。”萧敖哂笑道。

    接着,三人谴手下处理现场,一同前往风府。

    临走时,花楼的负责人尤娘也向几人询问了案情分析,并保障在楼中进行仔细排查,童盛三人也客气地道了别。

    至于说为何没有官兵敢于查封这金风雨楼楼,反而小心翼翼,就不得不提其背后的一段佳话。

    真宗昔日为太子时微服花楼,结识了一名风格迥异、武艺绝伦、高洁若莲、琴诗无双的奇玄女子,同着允文允武的真宗高谈阔论,从当时的天下大势、说到人体武学的极限奥义,被真宗惊为天人!

    一夜长谈后,两人同生好感,却有别于地位身份,难以厮守,真宗别离时歌曰:

    昔我来兮,清风徐徐,今我将去,杨柳依依。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穷天落日,我思何祭?

    花楼中偶遇的女子语笑嫣然,从容和之: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真宗听闻,神情剧震,返身而归,自此韬光养晦、蛰伏习武,近二十年不坠、至今仍无子嗣。

    而在真宗荣登大宝后,那座京杭城中的花楼,也易手更名为“金风玉露楼”,期待中的女子却再未出现过。

    ——————

    在近乎完全封闭的金风玉露楼二楼包厢,无视宋廷、潘家等威势而又有作案动机的:结合猜测与线索,疑凶直指身兼“神风腿”和“金刚掌”的风伊!

    消息传开,京中鼎沸,王公震惊,诸家蹙眉:

    是谁这般明目张胆、正大光明地嫁祸风伊?

    真当京中大佬们都是傻的吗?

    那为什么单单是杀一个无关紧要的少子?

    真的仅仅是为了嫁祸于人、挑起动乱?

    这一切的背后到底含着什么深层自的意义?

    是来自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凶人是否也是之前所猜测的暗中势力?

    一时间,京中风头更紧,众人皆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

    此时,风家。

    作为第一嫌疑犯的风伊,也是在案件发酵后,才听府中之人说起,连自己都诧异了一下,随即不放在心上。

    “少爷,老爷唤您去前厅,四姑爷来了,随行的还有刑部尚书常磊常大人、鹰扬卫萧敖萧大人。”有家仆前来风伊屋前呼唤。

    这些时日,风伊并未单单闭门养伤,反而是借助之前一连串酣畅淋漓的大战,将自身所学融会贯通,虽尚未完成,但此时拳脚之间的切换和衔接,更加熟悉流畅,战力不可同日而语。

    “哦?来了,呵呵,来得好啊。”风伊睁目轻笑,从打坐中站起,开打房门,径自随同去了前厅。

    此时,老爷子又到城外庄园静养,既方便遥控四家行动,又能令儿孙们放心,毕竟庄园乃风家潜心打造经营三百年,防御力非京城风府可比。

    入厅,见风瑞陪同三人,斟茶静坐,风伊不禁轻笑道:“在野小子,见过三位大人!”

    “混账!好好见礼。”也不知是担心儿子太过顺利心生懈怠,还是自觉不是儿子对手,风瑞近一段时间可没少给风伊脸色。

    “风大人无需介意,我等走个过程即是。”未免再生波折,常磊主动揽过了此次“访问”。

    “风公子见谅,老夫与诸位大人并无恶意,只问一句:今日金风玉露楼发生命案之时,不知公子身在何处?”

    “看常大人说的,风伊一连月余,闭门思过养伤,风家满门皆可为证。”耸肩摊手,风伊恶趣味地笑答。

    “风家之人?莫不是亲亲相隐……”萧家之中,萧敖最看不惯风伊桀骜不羁,又自觉不一定能战而胜之,因此心中不畅,时不时讽刺一下。

    “呵,萧大人信不过我风家人,总信得过陛下委派到我风家的人吧。”风伊眉毛一挑,冷不丁道了一句。

    年少狂狷,针锋相对!

    “混账小子!胡说什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