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天!夫君是个大反派_ 第二卷 第209章 四郎说-笔趣阁

时间:2021-02-23 18: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刹时红瘦小说天!夫君是个大反派 第二卷 第209章 四郎说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晏永这个没有实差权职的勋贵,最近却忙着应酬,晏竣这长子得跟着,所以芳期其实见不着这父子两个,她被妯娌刘氏迎入,直接就带去了黄夫人的居院,芳期眼看着一个圆脸少妇奉上茶来,就默默地退至刘氏所坐的椅子后立着,眉眼不敢乱晃,跟仆婢似乎一般的规矩,只看那少妇发上佩着珠钗,着的也是锦裙,俨然不是仆婢的装扮,芳期心里刚有猜度,就听黄夫人笑道:“这是江氏,大郎院中良人。”

    江小娘这才又上前礼见。

    刘氏就笑着对江小娘道:“三娣妇不是外人,你也坐下吧。”

    江氏坐也只是坐绣墩上,一直带着笑,但不插话,还小心留意着茶汤水饮的添斟,真真一个标准的妾室范本。

    晏惟芳只被黄夫人喊来打了个照面,就告辞了,黄夫人留了芳期用午饭,但这会儿子却离饭时尚早,于是刘氏便陪着芳期逛玩,一路上都有江氏作陪。

    芳期感觉得到刘氏努力想跟她“友睦”,她也没学晏迟摆着冷脸一张,妯娌间对话渐渐顺畅了,正好逛到了灵犀楼,芳期在国师府的无情楼,就看见过这座建筑,她也不客套,表达了想登楼一观的愿望,刘氏就陪着芳期登上楼去。

    到最高一层,其实两人都觉脚脖子累得慌。

    坐下来歇脚是共同愿望,落后一步的江氏,已经安排了仆婢奉上汤水蜜饯,芳期捧着汤水喝了一口,往窗外望去,发觉除了无情楼外,这里能看清的唯有国师府的金屋苑,并不是说完全看不见清欢里等建筑,但因植栽的掩挡,巧妙的避免了这座高楼上的人,睨见整座国师府,除金屋苑、无情楼外,任何一处的人踪动向。

    晏国师出手不凡,设造精妙,芳期由衷佩服。

    “娣妇比我有福份。”

    突听刘氏这样说,芳期几乎以为刘氏发觉了她对晏国师大感佩服的心思。

    “阿江虽是良籍,但只懂得女红针凿,我有意让她协佐家事,她竟力拙,不像娣妇有个好帮手,赵姬纵然现在是官奴,过去到底为勋贵家的女儿,娣妇之前,内宅中馈的事听说都是她一手打理,尚且井井有条,娣妇比我少操许多心。”

    芳期看着刘氏尚算真诚的笑脸,觉得自己这位妯娌到底没学成黄夫人的精遂,这话说得蠢兮兮的,自己要不怼回去哪里对得起刁蛮跋扈的名声。

    “世子夫人这是在挤兑江小娘不得用呢,还是在指责外子宠妾灭妻?”

    刘氏的笑容僵在脸上。

    “好教世子夫人明白,外子确实爱重赵姬,我过去就知道外子与赵姬间有青梅竹马的情份在,更莫说赵公曾经恩顾,外子怎肯屈待赵姬,做那无情无义忘恩负义之徒?我不妒嫉赵姬,所以世子夫人日后不消再挑拨离间了,这些话对我不管用。再有就是世子夫人也不需在我跟前展示何为妻妾之间相处的规矩了,规矩是人定的,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规矩,我不需要世子夫人教我怎么定规矩。”

    刘氏完全不知怎么应对如此泼辣且突然翻脸的话锋,只顾震惊僵怔,芳期却又柔软了口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世子夫人真心同我和睦相处,我并不至于为难夫人。”

    在沂国公府用完午饭,芳期告辞,正烦恼她着实找不到借口跟晏四郎单独接触,哪想到晏四郎竟主动提出:“我正好有事想与三哥商量,顺便送嫂嫂一程。”

    黄夫人俨然觉得这不合规矩,可又没法阻止晏竑去隔壁到哥哥家串门,她摁捺着心中浮躁的情绪,留下刘氏询问:“可试出覃氏对赵氏的心思?”

    “覃氏是真蛮横,竟直言犯我,斥我居心叵测。”刘氏彻底板了脸,委屈得泪水涟涟。

    黄夫人瞥着眼,半天才道:“她这时的确有嚣张的根底,你大可不必如此作态,人在低处时就该忍辱,这点都做不到今后你哪能做得好国公府的主母?今天你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应当明白覃氏虽狂,但她不蠢,她明白虽一时还得晏迟的欢心,可贸然树敌赵氏绝非明智。”

    “可覃氏若真同赵姬……”

    “她心里没有晏迟。”黄夫人冷笑:“否则就是口是心非,究竟哪种情况我们还需试探,大妇,要是你遭一回抵斥,就不敢再触覃氏的忌,那你日后就得准备着看覃氏的脸色渡日,我敢担保,哪怕有朝一日她不再得晏迟的爱宠,只要没被休弃,你在她跟前就永远挺不直脊梁。”

    ——

    国师府,丹枫园,某间尚未命名的凉亭。

    芳期在听晏竑说他跟来了这边,却又不打算见晏迟的理由。

    “三哥应当不会见我,是有些话,我打算跟三嫂说。”

    少年眉眼间的愁绪仍如拜堂礼那天,拘泥着其实颇显疏朗的气态,但他的言行却不显得拘泥,晏竑的眼睛并不避开芳期的打量,他接受审视接受提防,他不觉得跟嫂嫂私下见面有什么不对,一家人,只要心里不藏着龌龊,本不应讲究男女大防。

    “什么话?晏四郎是想让我说服外子,不计前嫌?”芳期想当然地说。

    系统提示她可以通过晏竑弄清楚晏永、晏迟这对父子间真正的仇隙,芳期也相信系统不会骗她,晏竑应当与晏永、黄氏等人不一样,对她是不怀恶意的,对晏迟也应当确有手足之情,晏竑或许是沂国公府里最正直的人,芳期打算与他建交,可这不代表芳期认同晏迟应当不计前嫌。

    原谅两个字,要求别人从来比要求自己容易。

    “我没有这样想。”晏竑因为芳期言语间讥刺,愁绪中更被激发了焦急,但他越是急于解释越是难于措辞,把芳期看了一阵,到底叹气着仍缓缓地说:“我明白三哥不释怀的原因,根源仍在阿父、阿母其实并不是真正悔过,他们的妥协,不是妥协于是非对错,是妥协于时势和功利,我无颜说出让三哥谅解的话。”

    芳期不言语,她仍在审视,似乎不信任晏竑的话。

    “我想请求三嫂,开释三哥心中的戾气,困于仇怨的人往往无法让自己得到解脱。”

    “戾气?”

    “我能看出来。”晏竑重重点头:“三哥的戾气,不计自身安危,他有想要毁灭的人事,且他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用所有献祭,三哥的志向不是用来达成,而是造成毁灭。”

    “晏四郎是说,外子为了毁灭沂国公府,不惜与之两败俱伤,所以晏四郎今日跟我说这些话,仍然是为了让我阻止外子针对令尊令堂。”

    “不仅仅是沂国公府。”晏竑想要阐述得更详细,但他又觉无能为力,他自己也无法说清心里越来越觉沉重的愁虑:“三哥选择走近幸之途,但三哥根本不把荣华富贵当为目标,他在筹划什么?他为何要同这么多的权臣贪宦虚以委蛇?金屋苑里那些权场中人因为各怀目的送赠的姬人,三哥尽都不曾真将她们当作姬人看待,为什么要收留这些人,若三哥只是针对沂国公府,需要废这许多心思?”

    是为了铲除害死东平公的死仇。

    芳期明白晏竑也已经隐隐看破了晏迟真正的目的,但她不打算捅破这层窗户纸。

    “我也想外子得到解脱,我认同外子倘若心里不存戾气,行事才能避开偏激。可是晏四郎,外子幼年时究竟都经历了什么?谁造成他心里的戾气,谁导致他性情的偏执,如果我不知道这些事,所有的话就像是一个腰缠万贯的人,安慰一贫如洗的人不用担心寒冬将至,不是有炭暖,不是有狐裘可以御寒?怕什么冷,转眼不就春暖花开了?晏四郎觉得这样的话会有作用?确定不是隔靴搔痒?”

    “是阿父阿母的错。”晏竑认同芳期的话:“阿父当年娶梅夫人为妻,是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外祖母,与祖母是同胞姐妹,祖母是阿母的姨母。”

    关于沂国公府那一段陈年旧事,芳期已经听自家翁翁说过了。

    晏永是黄氏的表兄,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说来双方家长也确有联姻的想法,可当时的沂国公晏旷,触怒天家有被夺爵之祸,而那时颇得天子信重的梅公,因爱惜晏永一笔好字,好些回都表示了要招他为东床快婿的想法,晏旷为了保得爵位,答应与梅家姻联。

    “阿母不愿另嫁他人,但也自知不能说服父亲违抗高堂之令,置家门安危不顾,阿母一心求死,父亲不忍,所以求得梅夫人许可,虽迎娶梅夫人为妻,但纳阿母为良妾。梅夫人贤良宽容,与阿母一直相处和睦,甚至视我外家黄门,亦同亲戚从不疏于走动。

    可后来梅夫人来了临安,听闻梅家满门不幸殉难,竟因此惨痛之事罹患心疾,渐渐严重至狂症,梅夫人丧失神智时,失手匕杀二哥、大姐,三哥当年年幼,数番目睹梅夫人发狂,应当心中亦存惧怕。

    梅夫人过世后,阿父、阿母不曾宽抚三哥,阿父甚至急着促成将阿母扶正一事,这多少也对三哥造成打击,三哥的性情便开始变得乖张怪僻,越来越易怒,有回竟将大哥推下石阶,阿父认定三哥也被梅夫人遗患狂症,将三哥锁禁。

    直到东平公听闻,逼迫父亲交三哥予他抚养,三哥重见天日,神智已经彻底昏丧,他甚至咬伤东平公的手腕,且三哥那时,已经是瘦骨嶙峋,仿佛双脚已经不能站立行走。”

    芳期听得心里发冷。

    就算晏迟真患狂症,可他当年还是个小儿,能有多少威胁?沂国公把亲生儿子锁禁在居院不闻不问,不请医诊治,这是让他自生自灭,如果没有东平公,晏迟肯定已经夭折。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