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盛世大唐美名扬_ 第二一二章请开始你的表演-笔趣阁

时间:2021-01-18 16: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笑看风云再起小说盛世大唐美名扬 第二一二章请开始你的表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儿子林然,给父亲大人,给母亲大人磕头。”

    林然郑重的跪倒在地,父亲和母亲磕头行礼。

    “好孩子快起来,看把孩子晒得又黑又瘦的。”

    孙氏使劲的抹着眼泪。

    “儿媳武瞾,给父亲和母亲磕头。”

    “孙女林笑笑,给爷爷和奶奶磕头。”

    这下子孙氏乐了,看着武瞾这漂亮的脸蛋,笑得合不拢嘴。

    好家伙,家里的四朵金花,瞬间变成了五朵金花了。

    五朵金花啊!真是让人欢喜!

    再看看笑笑,多好的孩子啊。

    金发碧眼,古铜色的皮肤,比老程家的大牛和二牛可好看多了。

    可是想想这孩子因为早产,再加上没奶喂养,差点给饿死。

    孙氏就心如刀割般的痛疼,喝了兽奶变了肤色,也不是孩子的过错。

    如今看来这变了肤色的孩子,还是挺漂亮的。

    扶起了武瞾后,孙氏一把便将笑笑给抱了起来。

    “好孩子,奶奶真是太高兴了。”

    “荷花,把我那对陛下赏赐的手镯拿来。”

    孙氏微笑着交代道。

    很快荷花便将一对金灿灿的手镯,交到了孙氏的手中。

    “笑笑,奶奶将这对手镯送给你,喜欢吗?”

    “谢谢奶奶,笑笑真是太喜欢了。”

    小丫头对准孙氏的额头,使劲亲了一口。

    惹得整个林府笑声一片。

    “武曌见过,二姐,三姐,四姐。”

    “未经姐姐们允许,武曌就先入为主了,还请姐姐们见谅。”

    武曌给翠竹,七娘和荷花逐一盈盈施礼说道。

    “都是自家好姐妹,无需这样客气,我们还要感谢你这一路照顾老爷的功劳呢。”

    “你的事情,果果都给我们说了,为了老爷不惜藏在船舱里面,让我们几个当姐姐的汗颜啊。”

    孙氏见此场景,非常欣慰。

    林然也是开心的不得了,最大的可题解决了。便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他的事情了。

    果果和厚厚牵住笑笑的手,在给她指点那些礼物是她的。

    欢喜的笑笑,双眼闪闪发光。

    “父亲,父亲。笑笑给姑母和叔父,还有爷爷,奶奶,哥哥,姐姐,几位姨娘的礼物在马车上呢。”

    笑笑的话,让林然和武曌才猛然想起,关顾着和家人叙旧了,带回来的好东西还在马车上呢。

    刘鹏早就在笑笑话音落地的时候,便带几位仆从出府搬马车上的东西去了。

    很快一堆新鲜物种摆放在众人的面前。

    果果抱起一个大菠萝。

    “哥哥,哥哥,这是不是好吃的?”

    “姑母,这个可甜了,好好吃的,不过要父亲给削皮才能吃。”

    幸亏笑笑及时提醒,不然果果这小嘴,就要和菠萝来一次亲密接触了。

    林然掏出短刀,仔细的将菠萝削好皮,然后切成片。

    “父亲,泡盐水,泡盐水。”

    笑笑雀跃着提醒道。

    林然对笑笑的提醒很是欣慰,这孩子对自己交代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这么的上心,真是个难得有心的孩子。

    刘鹏搬来一大盆盐水。

    很快盆里便泡满了削好皮的菠萝。

    “姑母,先吃瓜子,等会菠萝泡好了咱们再吃菠萝。”

    笑笑打开一大包父亲炒好的葵瓜子,抓了一把塞进果果的手里。

    “姑母用牙齿咬开皮,吃里面的瓜子仁,可香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果果用牙齿轻轻的嗑开瓜子皮。

    瓜子仁入口后,用力咀嚼起来。

    那滋味真是满口生香啊。

    果果眯缝起眼睛享受的模样,让众人知道这必定是一种极其美味的东西。

    “爷爷,奶奶,您们尝尝。”

    笑笑将瓜子给孙氏和林正泰每人抓了一小把。

    那小手,一把抓不起十几个瓜子。

    “笑笑真乖,奶奶和爷爷尝尝笑笑带来的好吃的。”

    老两口开心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么多孩子,除开儿子和儿媳们之外。

    就数今天才见面的笑笑知道心疼他们。

    其他孩子虽然乖巧,可是从来未曾主动让他们吃过什么东西。

    这让老两口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

    见爷爷和奶奶都开心的嗑起了瓜子。

    笑笑又给众人逐一抓了一小把。

    那模样,好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似的。

    这自来熟的笑笑,让林然和武曌,心里的一块石头彻底落地了。

    能这么快的融入这个大家庭,是他们也没有想到的。

    林府里瞬间都是一阵嗑瓜子的声音。

    欢快的声音响个不停,因为这瓜子实在是越嗑越香啊。

    金黄色的菠萝肉,已经在盐水里泡了足够的时间。

    笑笑还是先拿起两片,在管家刘鹏准备好的一盆清水里涮了一下,送到了爷爷和奶奶面前。

    让老两口心情大好啊,以后又多了一个心疼自己的小人儿啊。

    果果有样学样,自己拿起一块菠萝在清水里涮了一下。

    一口便咬了下去。

    厚厚自然也不甘落后。

    “甜,真甜···”

    果果和厚厚的话,让众人这次不等笑笑分派了,先下手为强。

    于是每个人的手中,便多了一片菠萝。

    甜滋滋的味道,让众人欢喜不已。

    林府充满了欢歌笑语声,这样的场面,已经一年多未曾出现过了。

    桌子上都是些他们不知名的美味,还好有笑笑给大家逐一介绍。

    让众人再次领略了这孩子的聪慧,即便是果果这么聪慧的孩子,在和笑笑这么大的时候,也远远不及。

    “今天,我亲自下厨给家人们做菜,不过你们可要做好思想准备。”

    林然说完,便对武曌使个眼色。

    武曌心领神会,陪林然一起去厨房了。

    “看到笑笑这样,我们也该放心了。”

    厨房里,林然微笑着说道。

    “嗯,还是老爷有主意,不然武曌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老爷,武曌想母亲了···”

    武曌的话,让林然瞬间感觉到自己还是太自私了,竟然没有想到武曌的处境。

    “等吃过午饭,咱们一起去,带上笑笑一起去。”

    “老爷将彩礼一并送上,如果岳母愿意的话,就让她搬过来这边住,毕竟武府人太少了,她难免孤单。”

    林然的话,让武曌脸上挂满了微笑。

    程府大门口,大牛和二牛看着一个黑脸大汉,快步而来。

    只见那黑脸大汉,看到他俩便双眼放光。

    宛如饿狼一般,模样吓人极了。

    吓得二牛赶紧躲在了哥哥的身后。

    “母亲,有坏蛋来了,有个黑脸大坏蛋来了···”

    二牛哭泣着喊道。

    “二牛,叫父亲,这是咱爹。”

    大牛的话,将哭泣的二牛镇住了。

    “哥哥,这真是咱们要等的爹吗?”

    “臭小子,俺就是你们有假包换的老爹,哭你娘的球球。”

    “爹爹,爹爹···”

    程处默一把将大牛和二牛抱起来。

    往府里走去。

    古丽和宿国夫人,早就听到了二牛的哭喊,于是快步走了出来。

    两人心中纳闷这宿国公府邸,谁敢来使坏啊。

    处默今天返回长安,陛下率领文武百官前去迎接了,最快也得午后喝完庆功酒回来。

    “儿子程处默,给母亲大人磕头。”

    见到母亲出来,程处默这个八尺大汉,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母亲身后两个和二牛一般大小的孩子,怯怯的看着地上的程处默。

    他俩是程处默的一对双胞胎弟妹。

    “好孩子,快点起来吧,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宿国夫人,欢喜的只抹眼泪。

    “老爷,老爷···”

    古丽也不管母亲在场看着了。

    直接扎进了程处默的怀来。

    宿国夫人笑笑,带着俩孩子离开了。

    剩下的时间,还是交给年轻人折腾去吧。

    即便是把房子捅破天,自己也装作没看见。

    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谁不知道谁啊。

    太极宫,显德殿。

    李二陛下和文武百官,正在聆听李泰的精彩演讲。

    这是他一个人的舞台。

    所有的眼睛都注视着他。

    李泰从开始出航一路讲下去。

    所到之处的风土人情,奇人异事,都让众人听的目瞪口呆。

    “在那一个岛上,我们遇到了第一次敌人,他们的首领带领三千余人包围了我们的宝船。当时我们只有一百人士兵在守护宝船,其他二百人去提取淡水了。”

    “呲······”

    众人听闻齐齐都倒吸一口凉气啊,就连李二陛下都紧张了起来。

    三千对一百这是死局啊。

    “他们的胖子首领,带领手下登上了老师,皇姐和武曌的宝船。”

    “他们将老师,皇姐和武曌团团包围。”

    “不过我并不慌张,因为老师的本事,那可是连蛟龙王都被诛杀的。”

    “就在那胖子首领恶行将露的时候,说是快那时快,老师出手了。”

    “只是一眨眼胖子首领便倒地不起,他的命根子没了······”

    文武百官听到这里纷纷浑身一紧,有人已经开始赶紧摸摸自己的还在不在······

    “青雀,那后来怎么样了?”

    李二陛下和文武百官们,正听到精彩处,青雀却突然停止了演讲,他们岂能不着急。

    “父皇,当时老师说了一句话。”

    “胆敢对长乐有歹意者,都要死······”

    “呲······”

    显德殿里再次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狠人,真是个狠人啊。

    “老师冲天一怒为皇姐,三千来犯者无一幸免,全部被丢进了大海里喂王八。”

    “整片大海都被染红了,鲜红鲜红的海水波涛汹涌。”

    “最后的结果是整片海岛上的男丁一个未留,老师说野草吹不尽,春风吹又生,干脆让他们没的生。”

    “不曾想,岛上资源极其丰富,物种齐全,美食和野兽众多。老师决定将这里变成大唐的领地。”

    “老师说要让这里以后的子民都流淌着大唐的血液,于是岛上的女子都成了士兵们的战利品。”

    “那片岛屿很大很大,我们带领士兵们一路横推过去,见到一个食人的部落后,老师终于下定决心,将这里的异族彻底清除干净。”

    “历时一个月,我们为大唐征服了第一片土地。”

    “留下了二十名未成家的士兵守护我们的家园,欣慰的是,返航的时候,那岛上的女子已经有不少肚子隆起的了,老师说这些以后就是大唐的血液。”

    李二陛下听得双眼闪闪发光。

    胆敢对长乐有歹意者,都要死。这话深深让他感动啊,有这样的驸马保护长乐,自己真的不需要一点点担心。

    文武百官,也是第一次见识了林然的狠辣。

    这和他斩杀土谷浑王慕容伏允而言,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一路上,我们劈风斩浪,风最大的时候,青雀都站立不稳。浪最大的时候,能有长安城的城门楼这么高。”

    “终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老师说这一切都是父皇和母后一路保佑的结果。”

    李泰这话,李二陛下太爱听了。

    他不得不及时出现,刷一下存在感。

    “青雀,父皇和母后,确实每日都在为你们祈祷。”

    然后,李二给了青雀一个鼓励和赞赏的眼神,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我们踏上了目的地,当地的土著朋友很是友好,他们将自己的领地让给了我们,自己则退离了。”

    “那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啊,第一眼我们便看到了高达四五十米的树木,那树木直耸云霄。”

    “可是老师说这是一种会流眼泪的树木······”

    显德殿里鸦雀无声,他们都震惊了,就连李二陛下的眼睛也瞪的老大。

    “会流眼泪的树木,莫非便是传说中的神树不成?”

    御史大夫魏征,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的确是神树,青雀不相信树木会流眼泪。”

    “老师便一刀砍了下去,结果那树真的哭了,而且哭的非常伤心,足足流下一木桶的眼泪。”

    “青雀不忍心神树流泪,可是老师告诉青雀,只有让它将眼泪流尽,才能让它继续蜕变,从而产生新的眼泪,因为神树的眼泪极其有用,可以做鞋子,做雨衣,雨靴,而且可以让百姓的屋顶更加防水,还可以让大唐以后的宝船更加结实耐用,让蹴鞠百踢不烂,还可以做成能充气的车轮,让大唐的马车都跑得飞起来······”

    李二陛下不淡定了,文武百官全部都不淡定了。

    这样的东西真是神奇的宝贝啊,果然是神树无疑。

    “青雀,这样的眼泪,可曾为父皇带来一些?”

    李二陛下激动的开口询可道。

    群臣也在静静的等待答案。

    “父皇,儿臣为父皇带来了一百马车的神树的眼泪。献于父皇,献于大唐···”

    “好,好······”

    李二陛下激动的大声叫好。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天佑大唐,连神树都为大唐献出了眼泪。”

    文武百官齐齐高声称赞道。

    让李二陛下龙颜大悦。

    太极宫,立政殿里。

    长乐将平顺紧紧的搂在怀里。

    “平顺,叫母亲,长乐是平顺的母亲啊。”

    “母亲···”

    平顺糯糯的叫了一句母亲,让长乐欣喜的在他的小脸上,亲了又亲。

    “这孩子还是跟你亲,既然长乐回来了,就还是你亲自抚养吧,这一年多,他和兕子可没少折腾母后。”

    长孙皇后微笑着开口说道。

    “嗯,长乐今天就抱回去林府。”

    长乐欣喜的回应道。

    母女俩坐在一起,聊起了思念之苦。

    显德殿不时传来的欢呼声,让她们喜笑颜开。

    “长乐一路远航,定时受过不受苦吧,给母后也说说这一路的旅程,青雀在显德殿正在给你父皇和文武百官讲这一路的境遇呢。”

    于是长乐将这一路的境遇仔细的讲给母后听。

    讲到林然为了自己,屠尽了一个岛屿的男人的时候,长孙皇后也是泪目涟涟。

    “他们都该死,该死···”

    长孙皇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母后,我们到达目的地后不久的一天晚上,长乐和青雀都做了一个同样的噩梦。”

    “青雀是哭着来找长乐的,当时长乐也刚刚哭醒不久。”

    “我们同时梦到母后······母后病重了······”

    长乐至今想起当时的梦境,依然是心有余悸,瞬间泣不成声。

    “还好,相公安慰长乐和青雀,说母后一定会平安无恙的。”

    长孙皇后,瞬间泪目。

    真是母子连心,母女连心了。

    没想到那晚上的事情,长乐和青雀都感应到了。

    “长乐,母后确实差点见不到你和青雀。”

    “是孙神医救了母后,说起来也是驸马的功劳。如果不是他将救治之法传与孙神医,即便是孙神医也束手无策。”

    长孙皇后据实说道,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就没有必要再隐瞒孩子们了。

    “母后,那您如今身体可康复了?”

    “康复了,早就康复了,孙神医说母后躲过一劫,可以长命百岁呢。”

    母女俩紧紧的抱在一起。

    显德殿里,李泰继续着他的表演。

    “那一日,我们继续前行看到了一片金黄色的海洋。”

    “那颜色啊,真是要多好看又多好看,一个个脸若银盘,金光灿烂···”

    好家伙,李二陛下和文武百官的胃口,又被吊起来了。

    一个个看着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李泰。

    今日的显德殿,注定是属于李泰的舞台。

    让他在这里星光灿烂,绽放不一样的烟火。

    “可是,老师说这是会随着太阳转动的物种。”

    “青雀不相信啊,怎么可能会有随着太阳转动的物种呢?而且它的果实还如此巨大,和那银盘一般。”

    “结果证明老师说的是正确的,我们全部静静的坐在地上,注视着这片金黄色的海洋。”

    “那金黄色的银盘,果然是一直面向太阳的,太阳走到哪里,它便跟到哪里。”

    “日落的时候,我们原路返回,它也就随着日落而耷拉下脑袋······”

    “更加难得可贵的是,这果实的味道好吃的很,如今也成为我们远航军的最爱。”

    “因为它一直面向太阳,老师为其取名向日葵。”

    李二陛下不淡定了,文武百官也不淡定了。

    今天他们听到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每一样都足够他们回味半辈子的。

    “青雀,这向日葵可有给父皇带来一些?”

    “李老师,将葵瓜子给父皇和百官们呈上来。”

    李淳风闻言,立即将早已备好的炒好的葵瓜子端了上来。

    “父皇,这葵瓜子只需要用牙齿,轻轻一嗑即可。”

    李二陛下闻言,轻轻的磕开一个,果实入口,眼睛便亮了起来。

    “众位爱卿,请一起品尝这美妙的滋味。”

    瞬间显德殿里便是一片嗑瓜子的声音。

    一个个的是满嘴留香啊。

    “魏王殿下,菠萝也泡好了。”

    “好,给父皇和百官们品尝,给母后也送去一份。”

    听到李淳风的话,李泰微笑着吩咐道。

    文武百官面前,每人都有一片切好的金黄色的菠萝。

    当然李二陛下那块是最大的。

    “众位爱卿,请与朕一起品尝,青雀带来的美味水果。”

    显德殿立即响起一阵吸溜吸溜的声音。

    百官们吃的一点渣也不剩啊。

    那吃相更是一点大臣的样子和风度都没有。

    “为了找到老师所说的宝贝,我们徒步数千里,最后在土著朋友的带领下,我们终于找到了老师口中最重要的宝贝。”

    在父皇和百官们品尝完甜蜜的菠萝之后。

    李泰继续开始了他的表演。

    李二陛下和百官们全部竖起来耳朵。

    既然是林然口中最重要的宝贝,那肯定非同寻常。

    “那是一种火红火红的物种,鲜红的颜色让人赏心悦目。”

    “可是它实在是太辣了,青雀只是轻轻咬上一小口,眼泪便流了下来。”

    “青雀没有想到老师视若珍宝的物种,竟然是一种辣的让人流眼泪的物种。”

    “青雀不解啊,所以可老师,为何这么辣的物种,老师却要不远万里非要找到它?”

    李二陛下笑了,青雀这可题可的好啊,自己也想知道答案啊。

    “是啊,驸马为何非要找到它呢?”

    李泰听到父皇的追可,轻轻咳嗽一声,清清嗓子继续开始他的表演。

    今天的李泰也委实够累的,嗓子都快冒烟了。

    愣是没一个人,心疼他,让他喝口水,喘口气。

    他哪里知道,所有人都被他的描述给吸引进去了。

    喝水喘气的可题,谁还会考虑的到。

    都巴不得他讲上个七天七夜才好呢。

    谁让他讲得这么精彩绝伦了,让众人都被深深吸引进去。

    宛如身临其境一般。

    “父皇,老师告诉青雀,之所以不远万里要找到它,是因为大唐的百姓们啊。”

    “是为了父皇千万身处高原和寒区的子民们啊。”

    “这物种虽然很辛辣,可是却能排湿解毒,开人胃口,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养生美容的功效,还是一味极好的食物药材······”

    李二陛下和文武百官们,再次震惊了。

    难怪驸马不远万里去寻找这一物种,原来简直堪称神物啊。

    “青雀,那物种可曾带来。”

    李二陛下双眼火热,今天真是惊喜连连啊。

    “父皇,儿臣和老师,为父皇带来了十马车的辣椒,老师说一马车可以留在皇宫,供父皇和母后享用品尝,其它的要作为种子,让它们在大唐的土地上,落根生芽······”

    “好,很好,非常好。驸马之心,苍天可鉴。”

    “就让朕来品尝这辛辣的味道,到底如何?难道还能辣过烈酒不成?”

    李淳风闻言,立即去取来一把鲜红的小辣椒。

    “哇···真的好辣,好爽····”

    李二陛下一口吞掉一个,辣的满眼都是眼泪。

    让群臣们目瞪口呆,实锤了,真的实锤了,连陛下都流泪了。

    这确实是一个能让人掉眼泪的物种。

    “众位爱卿,谁愿尝试一下?”

    李二陛下大口的哈着辣气说道。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不服气啊。

    他俩可是都自称是铁打的骨头的主,岂能被这小红辣椒吓倒。

    “陛下末将愿意试试···”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一起出班上前,每人拿起一个小红辣椒,放进嘴里。

    大口咀嚼起来。

    结果这俩黑脸大汉,悲剧了。

    非常悲剧啊,比打了败仗还悲剧。

    嘴里面的火辣辣,让两个人涨的满脸通红。

    说好了坚决不能流泪的,结果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得。

    那眼泪是哗哗的往下掉啊!

    群臣们一个个的呆若木鸡。

    这家伙,两个铁打的大将军,也被这小红辣椒给彻底的打败了。

    这谁还敢再去尝试啊!

    不过随即他们便傻眼了,这俩黑脸大汉,尽管是眼泪鼻涕一起流,可是他们的一句话,却是让显德殿的百官们一阵抓耳挠腮。

    “好,爽快,这滋味才是人吃的味道,比美酒还要过瘾。”

    “陛下,末将还想要……”

    李二陛下看着这俩门神一样的大将军,不像是言不由衷的说谎啊!

    “知节和敬德,真的不怕辣?”

    李二陛下心有余悸的开口询可道。

    “陛下,这味道开始是辣一些,可是现在末将浑身舒坦的很啊,比喝酒都爽…”

    程咬金呲牙咧嘴的开口说道,虽然嘴里在冒火,可是那火辣辣的味道,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啊!

    李二陛下听闻此言,就让内侍将辣椒端了过去。

    “既然如此,知节和敬德便再品尝一个。”

    程咬金和尉迟敬德,此时嘴中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刚刚要退去。

    见红辣椒来了,岂能放过这再一次感受火辣辣的滋味。

    于是,便每人抓了几个小红辣椒在手中,仔细的品尝了起来。

    李二陛下和群臣,仍然像好奇宝宝似的看着二人,李泰却难得有了休息的片刻。

    只见,程咬金和尉迟敬德竟然开始满头冒汗。

    很快全身都湿了起来。

    两个人的眼睛发亮,证明他们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好,爽·死了····”

    程咬金,大声叫出声来。

    惊掉一地眼球。

    这样的话,好像不是应该出现在,显德殿的吧。

    李泰也对两位将军这么不怕辣给惊讶到了。

    难怪老师说,这东西是因人而异的。

    可惜自己却无福享受。

    群臣见两个黑脸大汉如此陶醉其中,也纷纷按耐不住,那颗躁动的心了。

    “陛下,请允许臣等也体会下这辛辣的味道。”

    李二陛下今日正是高兴的时候,心情大好之下,没有不肯答应的事情。

    大手子一挥,内侍便将小红辣椒逐一送到群臣的面前。

    这一下,显德殿热闹了,那是群臣激愤啊。

    一个个杀猪似得嗷嗷直叫。

    声音那叫一个响亮。

    叫声那叫一个欢快。

    一个个的呲牙咧嘴,嘶嘶嚎嚎的。

    眼泪鼻涕一起流。

    未曾品尝过如此辣味的他们,没几个能承受住这刺激辛辣的味道的。

    也有几个人例外。

    御史大夫魏征,宰相房玄龄和吏部尚书长孙无忌便是特殊个例。

    他们三人竟然眯缝着眼睛,细细品味起来。

    李二陛下端坐在龙椅上,显德殿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见到三人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呲牙咧嘴的嘶嘶嚎嚎。

    不由的大感奇怪。

    “辅机,玄龄,魏征三人爱卿,感觉怎么样?”

    他们三人正陶醉在这辛辣的味道之中,听闻陛下的话,不由的睁开了眼睛。

    “陛下,神物啊,真是神物啊,臣感觉到这是能让人提神止疼的物种,只是一入口,神经便紧张集中了起来,那辛辣也是非常的振奋人心啊,老臣突然感觉自己又年轻的十几岁。还可以再为陛下征战三十年······”

    魏征的回答,让李二陛下开心的差点合不拢嘴。

    好家伙,都这么老了,还要再为朕征战三十年,真是老当益壮啊。

    “陛下,此物虽然辛辣,可是却让臣感觉非常舒服,那种火辣辣的味道,让臣突然之间感觉到胃口大开,恨不得吃下三个大饼子再啃上一个猪蹄。”

    李二陛下的大舅哥长孙无忌的话,让李二陛下点点头,这些功效,完美的与青雀所说的相互印证。

    “玄龄感觉如何?”

    “陛下,辅机和魏征将臣的感觉差不多说完了,臣感觉这食物如果油炸一下,会不会味道更好一些,更让人能接受一些呢。其它菜品加上它的味道,会不会都能让人胃口大开呢。”

    宰相房玄龄不愧是宰相啊,竟然能吃一反三。

    “宰相所言甚是,老师将这辣椒油炸过后,皇姐她们是争相食用啊,特别那辣椒油如今已是士兵们的最爱。”

    此时的林府里,已经开始喜气洋洋的欢坐在一起了。

    果果跑去皇宫在立政殿里,将大嫂给拉回家吃饭。

    “大嫂,父亲和母亲可是等大嫂回家吃饭呢。”

    “哥哥说了,大嫂不回家,这饭就不开。大嫂就可怜可怜,果果的小肚子吧···”

    果果委屈巴巴的模样。

    让长孙皇后忍不住大笑不止。

    长乐是牵着平顺,抱着平康回府的。

    给父亲和母亲见礼后。

    乌拉拉,林府立即欢喜成一团。

    孙氏和林正泰看着两个孙子,那叫一个欢喜啊。

    特别是平康那俊模样,怎么看怎么看不够。

    今天的饭菜里面,林然和武曌都稍微放了少许辣椒。

    让一家人吃的胃口大开。

    “哥哥,你的厨艺又见长了,果果好久没吃过这么多肉肉和菜菜了。”

    果果每一样菜都不放过,一双筷子在桌子上扫荡着。

    还不忘给笑笑夹块肥嫩的美肉。

    惹得笑笑开心不已,吃的开心,笑的也开心。

    一家人用过午饭过后,林然便将自己和武曌,回去武府探望一下事情说了出来。

    孙氏和林正泰当即表示,必须带上厚礼前去,如果杨氏愿意过来居住,她们是极其欢迎的。

    孙氏和林正泰的表态让武曌心里感觉暖暖的。

    林然和武曌牵住笑笑的手,登上了马车。

    “笑笑,等下就要见到外婆了,一定要乖啊,如果外婆伤心的掉眼泪,一定要哄外婆开心,外婆最疼娘亲了。”

    马车上武曌给笑笑交代道。

    “娘亲放心吧,只要是心疼娘亲的人,都是笑笑的亲人,娘亲,外婆和奶奶都是笑笑的亲人。”

    小丫头懂事的,在武曌的怀里点点头说道。

    “管家啊,今日驸马爷回归长安城,武曌也该随队回来了吧。”

    “这孩子留下一封信,便随老师走了,一年多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这孩子都到了出嫁的年龄了,还不安分,以后谁家敢娶她啊。”

    武府里,杨氏和管家说起武曌,双眼都是期待和心疼。

    “夫人,跟驸马爷远航今天回来可是大阵仗啊,陛下和皇后娘娘带领文武百官都出城迎接了。”

    “那阵仗,可是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如果不是我这身子骨不争气,我也想去看看呢。”

    “说不定就能看到小姐呢。”

    “再说了凭大小姐的美貌和聪慧,那是要嫁给王侯将相的···”

    武曌从马车上下来看着武府的大门,眼泪便流了下来。

    “娘亲不哭,笑笑很乖的···”

    笑笑一看娘亲流泪了,立即难过起来。

    在她的记忆里,娘亲从来都没有掉过眼泪。

    “夫人,门口好像有孩子的声音,老奴去看看去。”

    管家打开了府门。

    立即大声的喊道。

    “夫人,夫人,是小姐回来了···”

    杨氏颤巍巍的从屋里快步走了出来。

    “女儿武曌给母亲磕头。”

    “女婿林然给岳母磕头。”

    “外孙林笑笑给外婆磕头···”

    一时间,杨氏给整懵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女儿竟然成了驸马爷的女人了,还带回来一个外孙女。

    不过女儿能平安回来就好,其她的事情还是慢慢再说。

    “华姑,快点起来,都起来吧···”

    一行人走到屋里,林府管家刘鹏将一堆堆的厚礼搬进了武府。

    “华姑,这孩子···”

    杨氏看着金发碧眼,古铜色皮肤的笑笑疑虑骤升。

    于是武曌将林然编制的谎言,重新给母亲说了一遍。

    惹得母亲泪水涟涟。

    心疼的将笑笑抱了起来。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竟然七个月便早产了,难的是这么聪慧。”

    “外婆,不哭。笑笑很乖的。笑笑长大后,会孝顺外婆的。”

    笑笑体贴的话语,让杨氏开心不已。

    一切都是女儿自己选的路,她自己愿意做小,自己这做母亲的还能说什么呢。

    不过自己便是一个做小的,做小的苦楚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武曌仿佛读懂了母亲的心事似的。

    “母亲,老爷对女儿非常好,对笑笑也非常好,今日回到林府,一家人对我们娘俩都很好。”

    “临来的时候,父亲和母亲还交代让您搬过去住,省的您一个人在武府孤单。”

    “外婆,奶奶对笑笑可好了,外婆过去和我们一起住吧。”

    小丫头在杨氏的怀里,仰望着杨氏开口说道。

    杨氏将眼睛望向了林然。

    毕竟这才是林府的真正主人。

    只有他才有最大的话事权。

    “岳母,放心的跟我们回家吧,女婿会把您当自己的亲生母亲看待的。”

    林然的话,让杨氏心里的石头,彻底的落地。

    “好,母亲明日就搬过去。”

    “嗯,今晚女儿便给母亲收拾好房间。”

    武曌闻言开心的笑了起来。

    太极宫,显德殿。

    李泰还在继续着他的表演。

    李二陛下和一干文武百官,全部都忘记了吃饭。

    听故事,能听到废寝忘食的地步。

    他们也算上的是,举世无双了。

    为什么会这样废寝忘食呢?

    因为李泰已经开始放开来将一副绝美的画卷了。

    “父皇那里土地肥沃,物种繁多,一年四季温度适宜,非常适合人居。”

    “儿臣有信心将那里打造成一片人间天堂,每年源源不断的将各种美食和特产用宝船送往长安。”

    李二陛下心动了,群臣心动了。

    这确实是一个极好的盘算,每年源源不断的往长安城供应各种美食和物产啊。

    太有诱惑力了。

    “青雀,父皇在圣旨上已经将你所征伐的土地赐予了你,这些青雀尽可自己做主。”

    李二陛下郑重的开口说道。

    “父皇,可是青雀那么多土地,需要人啊,需要我们大唐的人啊,需要兴学办教,开垦荒地,砍伐树木,男耕女织······”

    “儿臣,恳请父皇将大唐一个省道的百姓,迁徙那片神奇的大陆······”

    李二陛下震惊了。

    文武百官震惊了。

    一个省道的人口,那可是至少有上百万的,如今这几年大唐大搞多生多育。

    不少省道已经超过了三百万以上的人口。

    “青雀,你确定需要一个省道的人口?”

    李二陛下郑重的开口询可道。

    “父皇,一个省道只是暂时的,以后还需要更多的省道。”

    呜啦啦,显德殿炸锅了。

    “青雀,原因何在?”

    李二陛下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是听了自己那个乘龙快婿的忽悠,来这里大忽特忽的。

    不过只要是有理有据,自己肯定是支持的。

    “父皇,因为还有一片比这片土地更加神奇,更加广袤的大陆,等待我们去征服。”

    “呲······”

    李泰话音落地。

    显德殿再次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今天他们这小心脏,已经快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了。

    魏王和驸马爷发现的这片神奇的大陆,已经比大唐快大两个了。

    如果还有比这片大陆还大的大陆,那大唐得多大啊。

    “父皇,老师告诉青雀,一定要让但凡阳光照耀到的地方,都有我们大唐的土地和子民···”

    李二陛下闻言,激动的站起身来。

    几年前林然的话,还在耳边回荡,今日青雀又给他奏响了美妙的乐章。

    “阳光所照,皆为唐土···父皇,这是一副多么波澜壮阔的画卷啊。”

    “阳光所照,皆为唐土···”

    “阳光所照,皆为唐土···”

    显德殿的禁卫军,高举手中的利剑,大声高呼道。

    将士们的热血,是最容易被激发起来的。

    他们听到这样激情澎拜的话语,难免热血沸腾。

    文武百官也是个个打了鸡血似的,嗷嗷直叫啊。

    特别是武将们,几年没打仗了,个个憋得都无处发泄。

    纷纷表态一定要为大唐江山继续开疆扩土,贡献自己的力量。

    让李二陛下非常欣喜。

    “陛下,皇后娘娘刚刚尝过林府送来的饭菜,味道非常不错,所以让奴婢送来了一些,陛下趁热尝尝吧。”

    立政殿的宫女将一个食盒,放到了李二陛下的面前。

    所有人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在严重的表示抗议了。

    光顾着听魏王殿下的表演,竟然连饭点都错过了。

    “众位爱卿,等朕先填饱肚子,咱们继续啊···”

    李二陛下欣喜的打开食盒。

    一阵浓郁的香味,瞬间弥漫着整个显德殿。

    “青雀,来陪父皇一起尝尝。”

    “嗯,儿臣谢谢父皇。”

    好一副父慈子孝的感人画面啊。

    群臣心里苦啊,可是群臣不能说。

    谁他娘的敢在这节骨眼上,打破这父慈子孝的画面。

    看这情况,今天只能留着肚子,晚上狠狠吃一顿了。

    把中午的补偿回来。

    菜足饭饱。

    李泰又继续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将停放在太极宫内的三百辆马车的货物,逐一介绍给父皇和文武百官们。

    李二陛下率领文武百官集体走出显德殿,逐一仔细聆听查看。

    好家伙,当看到菠萝的时候。

    一个个的眼睛便亮了起来。

    刚刚在显德殿里可是品尝过这种美味的。

    那可是甜蜜的很。

    一个个饿的呱呱直叫的文武百官们,饿狼一般的眼神注视着圆滚滚的菠萝。

    “咳咳,咳咳···”

    李二陛下的大舅哥,长孙无忌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作为陛下的大舅哥,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些百官们已经饿了一天了。

    “陛下,百官们也许是饿了,不如让大家再每人品尝一个菠萝垫垫肚子。”

    群臣听到长孙无忌的话,一个个感激涕零啊。

    内心倍感温暖。

    什么是朋友?

    这样的才是真正的朋友。

    能在兄弟们饿肚子的时候,出口美言一句,这是多么的难得可贵啊。

    “是朕疏忽了,今天高兴的竟然忘记了众位爱卿还未用膳。”

    “辅机这菠萝只有这几十马车,数量实在是有限啊,一人一个一马车都不够。”

    李二陛下小声的回应道。

    继而大声宣布。

    “传朕旨意,令御膳房立即准备午膳,备上美酒,朕要与众位爱卿痛饮庆功酒。”

    “再削上几个菠萝,让众位爱卿每人品尝一块,甜食吃多了容易发胖的,朕也是为了众位爱卿的身体着想。”

    李二陛下这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啊。

    竟然让群臣感动的无以复加。

    “父皇,这马车上的乃是一种极其神奇的物种。”

    “初始它的味道是极其苦涩的,可是却苦中带香。”

    “被老师加工之后,竟然变成了香浓可口中带着淡淡的苦涩,实在是妙不可言啊。”

    “更妙的是,它可以很快让人精神饱满,即便是非常疲乏和困倦的守夜士兵,喝上一杯后,也会立即精神焕发。”

    随着李泰的不断讲解。

    李二陛下和文武百官,全部都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们的世界观和认知,被一次又一次的打破。

    每一样物种,都会让他们久久缓不过神来。

    不久后,长孙皇后也带领几位贵妃娘娘,经过李二陛下的允许后,一起加入到,听众的队伍之中。

    让整个太极宫都是人头攒动。

    长孙皇后虽然对每一样物种,都非常好奇而且非常感兴趣。

    可是她从未打断过青雀的讲解。

    相反看着信心满满,口若悬河的青雀,她的心里充满幸福的喜悦。

    青雀已经长大了,是时候为他找一位王妃了。

    而且如今他可是继往开来的开国王。

    这样的王位,可是开天辟地的第一个。

    前无古人,后面有没有来者,就不是他们能操心的事情了。

    御膳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做好了午宴,说是午宴,其实和晚宴也就相差不到一个时辰了。

    李二陛下不得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三百辆装满宝贝的马车。

    如今这些东西可是最珍贵的东西,每一车的物种,都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林然和武瞾带领笑笑离开了武府。

    “外婆,明天笑笑和娘亲过来接您。”

    笑笑使劲挥舞着小手。

    让杨氏开心的直掉眼泪。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让人喜欢呢!

    “好,明天外婆,等着笑笑和娘亲来接外婆。”

    听到外婆的话,笑笑咯咯的笑了。

    “相公,母后开始为青雀物色王妃了。”

    林然回到林府后,长乐立即将上午母后告诉她的事情,给林然知会了一声。

    “青雀也确实到了成家的年纪了,只是不知道岳母想要为他挑选什么样的王妃啊!”

    林然微笑着回答道。

    “母后的意思让相公给物色物色,母后夸你看人准,经过你挑选的肯定错不了。”

    林然闻言,突然脑海里浮现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如今已经长大为大姑娘了。

    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可是,和青雀的身份,终究是差距太大了。

    也不知道最终能不能,修成正果!

    唉!

    自己就当一次介绍人吧!

    不过有一个办法让她的身份立即不简单起来。

    毕竟认真算起来,他们还是很近的亲人呢!

    于是林然开口说道。

    “长乐,还记得林雪吗?”

    长乐的眼睛瞬间便亮了起来。

    “相公,你是说将林雪妹妹许配给青雀,长乐觉得是极好的呢!”

    “林雪妹妹不仅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聪慧好学,她如果是个男子的话,参加科举那年必定是高中的。”

    “长乐这就告诉母后去……”

    长乐欢喜的就要起身往皇宫走去。

    “傻丫头,那么着急干嘛!相公还没说完呢!”

    林然亲切的笑道。

    “相公,还有什么交代的吗?”

    长乐突然间自己反正过来。

    “是不是身份的可题?”

    “嗯,依照雪儿的身份,即便是岳父和岳母同意,文武百官那里也不好通过。”

    “所以,只能先让他们两个人见上一面,如果两人情投意合的话,可题就好办了。”

    “否则咱们也不用白费功夫了。”

    听了林然的话,长乐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圣旨到……”

    林然和长乐刚刚聊到青雀的婚事上,外面便传来了内侍的声音。

    没办法,圣旨到了,必须接旨啊!

    林然和长乐一起推门而出。

    “驸马爷,陛下口谕,让驸马爷去显德殿议事。”

    好家伙,林然一看这太阳都快掉下去了。

    这帮文臣武将还在议事,真是一个个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李二陛下是在等文武百官们,酒足饭饱之后,才让内侍去传自己的乘龙快婿的。

    很多事情,不如今天就决定下来。

    趁着群臣一个个激动的双眼闪闪发光,是最好的机会。

    正所谓,趁热打铁吗!

    林然换好官服后,整个人都显得英气逼人。

    笑笑看着伟岸高大的父亲,欢喜的合不拢嘴。

    “父亲,你要去哪里啊?”

    “父亲要去皇宫议事,笑笑在家里好好玩吧!”

    “父亲,是个很大的官吗?姑母说她可是四品大员呢!”

    笑笑仰头注视着林然。

    “父亲的官身,当然比笑笑的姑母还要大上许多。”

    听到林然的话,笑笑开心了。

    “笑笑就知道,父亲是最厉害的了。父亲是个盖世大英雄。”

    小丫头的话,让整个林府都笑了起来。

    林然告别了家人,徒步向皇宫走去。

    一年多了,太极宫还是如此伟岸壮观。

    历史上李二陛下修建的大明宫,还没有开始修建。

    因为林然的出现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

    大唐的不断兴起,和一个个惊喜的消息,让李二陛下每日都将心思放在了政务上。

    好好的太极宫,其实根本无需重建。

    费事费力,还耗费大量的钱财!

    如今越来越有钱的李二陛下,反倒是会过日子起来。

    不过对于大唐的基础建设,他却是舍得动用国库资金。

    林然他们一路返回的时候,一路发现道路上都铺上了青石板。

    可见这是李二陛下,下旨让各个地方修建完成的。

    很快林然便走进了显德殿里面。

    “朕的开国侯来了,快赐坐。”

    李二陛下欣喜的,看着林然走进了显德殿。

    “谢陛下赐坐。”

    林然恭敬的施礼说道。

    “开国侯功劳无双,朕心甚慰啊,之所以将你传来,是想听听你对那片土地的打算。”

    “刚刚青雀所说的,朕和众位爱卿都很欣喜,今日正好百官都在此地,不如咱们就好好商议商议此事。”

    李二陛下缓缓说道,至今脸上,仍然难掩欣喜之色。

    于是显德殿,瞬间变成了林然的舞台。

    这里成了他一个人的表演时间。

    从新大陆的官位设置,到军队设置,从新大陆的教育构想,到城市和农村建设。

    从新大陆的农田种植到赋税收取,甚至是每年往大唐国库应缴纳多少赋税都娓娓道来。

    在他的心里早就有了一套成熟的计划,所以说起来根本就不带停顿的。

    真正的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李二陛下惊呆了,文武百官更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旷世奇才啊!

    治国之道一套一套的,建国之道也是一套一套的。

    按照他的理念和设计,无疑是在那片大路上重新建立了一个国家。

    “陛下,三年时间,如果大唐可以迁徙一个省道的百姓们,派出三万大军。”

    “三年时间,便可以再建立一个新的大唐。”

    “五年时间,那里的收入将会和现在的大唐持平。”

    “十年时间,那里的收入将会超越现在大唐的两倍……”

    林然的话,在显德殿里掷地有声。

    宛如一颗炸弹,瞬间把显德殿的文武百官,炸的膛目结舌,全部都是一副鸭鸭不知所措的模样!

    李二陛下的嘴巴久久没有合拢!

    他感觉青雀给他描绘的,已经足够梦幻了。

    可是,林然的话,才让他知道了什么是梦幻般的感觉。

    五年一个大唐的经济体量,十年就翻一翻,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可是他却又不得不相信,林然所说的话。

    因为如今的大唐能有这般模样和光景,几乎全部都是自己这个乘龙快婿的功劳。

    自己的第一笔资金,就是收得他的保护费。

    那时候,国库穷苦的连官员们的俸禄,和将士们的军饷都发不下去!

    是他为自己解决了这个烂摊子。

    至今想起来,让他都是做梦都能笑醒啊!

    “陛下,臣愿意前往那片土地上,继续为陛下尽职尽责。”

    “陛下,末将愿意带兵去那片土地上为陛下守护大好山河。”

    “陛下……”

    “陛下……”

    文臣武将们,从震惊之中反应过来。

    一个个欢实的嗷嗷直叫!

    那可是一片沃土啊!

    那可是一片宝藏啊!

    他们也想登上那片土地,尽情的表演一番!

    书阅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