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重生将军心尖宠_ 第二百九十章 拨去礼待遭嫌弃-笔趣阁

时间:2021-01-17 16: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岁冢小说重生将军心尖宠 第二百九十章 拨去礼待遭嫌弃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要杀了你。”

    她的话刺痛了沈方睿,激红了他的目,手上愈发使劲,害得沈安霓嗽着声,已经开始翻起白眼。

    谢崇逸看着这幕,琉璃的眸子乜出轻鄙,“真真是脏了衙门的清静,扔出去。”

    班直早就看不惯这沈方睿,好吃懒惰还逼着自个儿的母亲为自己揽罪,一点男人担当都没有,是而谢崇逸一声令下,几个大汉擎着沈方睿如同扔麻袋一般,将人扔了出去。

    沈方睿虽冠小侯爷的名号,但如此这等腌臜事缠身,绝计不可能再做侯爷,所谓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沈方睿刚刚摔在地上,便迎来众人接连的怒骂,间或还有踩踏。

    “你们疯了,我是沈侯府的小侯爷!你们再敢踢我,我叫你们好看!”

    他的威胁不起作用,更激起众人的愤慨。

    原是沈方睿从前横行霸道惯了,欺辱了不少民众,那时人们不敢说话,可到了如今,纷纷都来还了恶气。

    是以,等到沈方睿回到府时,早就衣衫褴褛。

    沈安雁却犹如生死搏斗了般,当太令宣告了几人罪责,她才软了身子。

    谢泽蕴眼疾手快将她纳在怀里,“可还好,三姑娘。”

    说不上好,说不上不好。

    只是心头空落落罢了。

    沈安雁抿着唇,支起身朝着各位王爷纳福,“多谢。”

    她的声音仿佛历经千帆,被红尘烟火熏呛了后的含着沧桑。

    谢崇逸微末地叹声,从位上扶起她,“不必多礼,本王爷无甚帮忙,只是偏颇着真相那方罢了。”

    他听到她嗡哝地一声恩,淡淡的唇色仿佛生了病般叫人心疼。

    谢崇逸遂而吩咐道:“今日累了一天,本王叫下人送你回去罢。”

    沈安雁从他的搀扶中抽离,金丝银线细密地刮在谢崇逸的手上,让他一阵酥麻。

    “已经麻烦了王爷太多了,不便叨扰。”

    她的疏离让谢崇逸不喜,更让他眉间轻拢,薄唇抿出凉薄的语气,“一顶轿子的事罢了,谈何麻烦,且你这般招摇撞目的出去,那沈方睿指不定从哪处穿出来寻你的仇雠。”

    这话打动的沈安雁,她终是双手叠福纳了情。

    如此等到沈安雁及至沈侯府已是日落西斜,沈安吢早早在大厅等着她。

    抱琴寻着甬道走出来,双眼里尽是冷漠,“三姑娘,我家姐儿有找。”

    红浅听闻这话秀眉挑出趾高气昂的仗势,“如今还端着大姑娘的身份?细想想今日在府衙,落得的怎么个下场,又怎么挤兑我家姐儿了,还好意思叫我家姐儿移步去寻她。”

    说罢,啐了一口,逼得抱琴连连后退,“两个字,没门。”

    红浅说得义愤填膺,沈安雁却拉住了她,眸子轻淡淡地在抱琴脸上一刮,遂而看向红浅,“和她那么多废话作甚?今个儿我累了,扶我回去歇息。”

    抱琴见她要走,连忙拦着去路,“三姑娘,你去见一见大姑娘。”

    “凭何?”

    沈安雁乜向她,眸子被夕阳的光染得尽红,“她一个没名没份的庶女罢了。我是嫡女,沈侯府的当家,凭何要我移尊去看她?”

    言讫,她轻悠悠地一叹,“我也是累了一天糊涂了,和你说什么话?埋汰我身份。”

    抱琴噎得脸色铁青。

    沈安雁却岿然不动地让红浅扶着她往甬道走去。

    “三妹妹。”

    蓦地声音响起,沈安雁转过头,眉峰不动,“大姑娘。”

    从前她唤着她大姐姐,不管内心如何,脸上至少漾着和煦的笑,可如今,这一层面纸的东西也被她揭开,透出里面最真实的面容,

    而这样的面容,沈安吢自一路回来就看到许多,从前那些人儿有多敬重,如今便有多摈弃,单单眼神罢了,就仿佛能化成石头砸死她。

    沈安吢想着指尖都在疼,她微一哂,面容萋萋恻恻地道:“大抵是不一样了,如今你身份水涨船高,自然是看不起我这等人了。”

    她的怨怪落入沈安雁的耳里,只叫人心里一阵别扭。

    沈安雁看向她,目光如炬,“你这话说得忒晚了点不是?方才在衙门如何对峙的,你忘了?再不济,从前你指着我怒骂我和叔父的事你都抛在脑后了?”

    沈安雁转过身,正面她,“沈安吢,你要矜着你那份体面过活,那是你的事,从前有着祖母在,我让你一让也没什么,如今祖母身死还是被你们害死的,你有什么脸在我跟前找这些说辞?”

    这番话,沈安雁早就想说了,不过是介于情势,一直憋着,如今他们成了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到底无甚可怕了,话说难听点也顺遂自个儿的心意。

    沈安雁掖了掖锦帕,再不施舍半点余光给她,扶着红浅悠悠上了阶,一边踱步一边传来她的声音,“吩咐下去,两个罪人,再不找少爷姑娘的礼待,只与点吃的便是,若叫我知道有人接济,自个儿提着脑袋来见我。”

    沈安吢颤了一下身,终于软在了地上。

    “姐儿。”

    沈安吢拂开抱琴的搀扶,泪水涟涟在脸上,低啜着自身的不幸。

    周遭下人来往仿佛她也没看见似的。

    抱琴无法,只能谆告:“姐儿,你这样岂不是让沈安雁瞧着痛快。”

    “我笑着她就会不痛快了?”

    沈安吢咬着牙,双眸猩红,“我如今这般境地,你觉着哭或笑对她来说有何区别?”

    抱琴刚想说话,王嬷嬷走了上来,神情淡漠地说:“抱琴,跟我来,今后你不再伺候大姑娘了。”

    抱琴心一惊,沈安吢也怔住了泪。

    “嬷嬷,抱琴去哪儿?她伺候我伺候习惯了.......”

    沈安吢没有说完,王嬷嬷轻嗤了一声,“方才三姑娘的吩咐没听到?你不再受大姑娘过得礼待,是以,你身边那些丫鬟都得遣散。”

    抱琴惶惶,心想着自个儿替沈安吢做了那么多祸事,这一遭被支开,日后生活只怕再不见光亮,遂而连忙匍匐在地,拽着王嬷嬷的腿哭喊求饶。

    “嬷嬷,您心善就让奴婢伺候大姑娘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